内部矛盾尖锐,外媒深度揭露A队阵容调整内幕

  • 时间:
  • 浏览:4

导读:今天小编介绍的是内部矛盾尖锐,外媒深度揭露A队阵容调整内幕的相关知识,大家一起来看看吧。参考搜索关键词:揭露,深度,尖锐Astralis,一个如雷贯耳的名字,一支注定要在CSG

今天小编介绍的是内部矛盾尖锐,外媒深度揭露A队阵容调整内幕的相关知识,大家一起来看看吧。

参考搜索关键词:揭露,深度,尖锐

  Astralis,一个如雷贯耳的名字,一支注定要在CSGO历史上留下印记的队伍,但是耀眼的光芒之下整支队伍也正经历着建队以来的最大波折。近日,Dexerto专职编辑,同时也是CSGO的职业媒体人Richard Lewis攥文披露了Astralis内部正在经历的危机。  

  事情要从2020年初开始说起,在经历了一个疲惫却又完美的2019年下半年之后,Astralis的选手们刚刚过完了一个短暂的假期,回到俱乐部继续着他们之前的工作。一个来自组织内部却又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人士称,在这段时间里,俱乐部负责队伍成绩和表现的竞技总监Kasper Hvidt开始更多的介入选手们的事务。但是作为一个前手球选手,他脑海中的一些想法和电子竞技背景的选手和教练并不十分吻合。 

  “滚回去干活!”

  这位匿名者继续说道:“Kasper Hvidt的管理风格非常刻板而执拗,而选手们如若希望和高层交流,则必须通过他,所以因为这层关系的存在,双方免不了会产生摩擦。”  

  右一为Kasper Hvidt

  此外,Astralis的训练时间也被严格的控制在每周37-48小时之间,更让选手恼火的是,在2019年底的时候,训练经常会被拖堂甚至严重超时,这种管理方式一度让训练室里火药味十足。 

  负面影响接踵而至,2020年的第一次线下大赛,Astralis全队状态全无,在伦敦举行的Blast Premier春季赛小组赛的比赛中,Astralis连折两阵,输给了刚组建不久的coL和老对手NaVi。

  在进行比赛总结的时候,选手们一致认为是因为去年的过度旅行和疲惫导致如此糟糕的表现,也就是在那之后,选手们开始有了休假的念头。 但是,管理层并没有理会选手们的诉求,他们认为选手们的这一请求太过娇气,完全是因为“假期综合症”导致的,根本不是职业倦怠。而选手们如果执意想要休假,他们则需要等待一段时间,等待管理层做出相应的调整方向。 

  但是,从俱乐部运营和收支的角度来讲,选手们的逼宫无疑是对俱乐部财政状况的巨大的挑战,抛开战队已经和BLAST ESL签订了参赛合约不说,最重要的是选手们的缺席会打击投资者的信心,Astralis已经上市了的股票业绩也会因此大受影响。  

  虽然丹麦的劳动法规定任何受雇佣者都有权利享受每年25天的带薪休假,但是在Astralis和选手们签订的条款里,这项权利受到了一些限制,条款称:选手们有权利享受国家规定的带薪假期,但是假期不得和比赛日程表有冲突。换言之,在一年两个选手休假之外,选手并没有太多选择长时间休假的机会。 

  带着这种心情,Astralis前往波兰参加了今年的IEM卡托维茨,但很快就被NaVi以0-2横扫打道回府,就在队伍焦头烂额之时,新冠开始在全球蔓延…… 

  疫情当前

  在疫情面前,所有的赛事组织方被迫将比赛转移到了线上进行,EPL 11赛季也不例外。Astralis在线上的状态有所好转,他们一路过关斩将,捧得了久违的胜利。但是胜利的喜悦并未持续太久,摆在他们面前的是严峻的减薪难题。 

  疫情当下,Astralis集团被集体减薪

  面对疫情,全球经济大面积萎靡,很多公司不得不考虑依靠裁员或者减薪来度过难关,Astralis也不例外。4月份,公司管理层下达通告,包括雇员和选手在内的所有工作人员讲减薪30%,很显然并不是每个人都认同这一做法。 匿名人士称:“在当时俱乐部并没有因为疫情的原因失去任何赞助商,再加上因为无法旅行也节省了一大笔费用的支出,在这个当口提出减薪的做法根本得不到选手的拥戴,特别是对于这一群一直在要求休假的选手来说,这样的举动无疑是火上浇油。”  

  因此,Astralis英雄联盟分部的选手成了第一批减薪的选手,他们被告知由于疫情的原因,他们不得不被迫接受减薪。需要明确的是,LOL分部已经在去年11月已经集体减薪一次,理由是于联盟席位的必要支出和从沙尔克俱乐部购买upset的费用,俱乐部的财政状况已经捉襟见肘。 

  遭受同样减薪待遇的还有俱乐部FIFA分部的选手,根据报道,他们也被迫接受了这一条款。 尽管俱乐部承诺一旦经济回暖俱乐部会对此进行补偿,但是一部分被减薪者并不买账,有一些人请来了资深的律师找回自己的合法权益,有一部分则直接卷铺盖走人,和俱乐部分道扬镳。 

  休假被驳回在前,要求减薪在后,这彻底引起了Astralis CSGO选手的不满。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俱乐部工作人员说:“在我看来,这就是俱乐部让选手休假的方式,他们把选手们的薪水拿来签一些工具人选手,这样就可以凑成一个完整的阵容来履行他们和这些赛事组织方之间的合同,这简直就是狗屁不通的把戏。”  

  明面上,Astralis的公关牌却打得冠冕堂皇,集团的CEO在一份对外的公告上称:“为了企业的健康成长,他们决定大幅缩减运营开支。” 

  新面孔  

  时间来到3月,Astralis宣布了他们多人轮换阵容的第一人,尽管目前他还未代表Astralis参加一场比赛,但是es3tag的名字在当时就已经紧紧的和Astralis联系在了一起。为此,Astralis曾经想花80万美金的巨额天价将他从Heroic的合同中买下来,但是遭到了Heroci的拒绝,因此Astralis决定等到7月1日合同到期的时候免费签下。  

  es3tag和Snappi先后成为了Astralis的选手

  但是,Astralis四处网罗替补选手的脚步并未停止,他们甚至在多个公开场合透露,多人阵容是俱乐部长期发展的计划之一,并将作为俱乐部的发展战略得到贯彻和执行。从这一点上来看,似乎俱乐部有意扩大阵容的宽度来让选手进行错峰休假。 

  一位知情人士透露,“队伍的兴衰直接关系着投资者的利益,管理层必须需要拿出一个具有说服力的理由来说服投资者,为什么要拿水平不如之前的选手来填充这支冠军阵容。没人知道这些选手会在什么时候结束休假,而俱乐部也正在展开行动四处网罗丹麦本土选手来保持阵容的完整性。”

  “选手们对Kasper也颇为不满,对薪水和休假的不同理解让双方产生了不小的分歧。选手们执意休假的决定只能让俱乐部去帮他们擦屁股,而且这给未来续签合同也埋下了定时炸弹,也就是说,他们未来是否还会是俱乐部的一员还很难说。” 

  CSPPA开始介入  

  CSPPA,中文全称叫做反恐精英职业选手联盟,这个类似于工会的组织在2018年6月成立,成立的初衷是为了更好的保护职业选手,并在保护选手利益,规避合同风险等方面为选手提供咨询服务。而Astralis队员Xyp9x则是这一组织的创始人之一兼董事会成员。 

  这个组织在发展的过程中也得到了进一步的壮大,由于该组织实行会员制,这也使得他们在财政资金上有了一定的保障,因此不少知名法律界人士和该组织都有联系,其中就包括Mads Øland,这位前丹麦足协的董事目前正为这家组织服务。  

  Mads Øland的职业履历颇为光鲜,他曾屡次代表球员和选手发声,为提高他们的工作和生活待遇到处奔波,在丹麦体育届被传成一段佳话。 2018年,丹麦法律正式将职业倦怠列为职业病的一种,2019年,世界卫生组织WHO也将职业倦怠列为临床症状的一种,这也给了CSPPA更多的筹码来和俱乐部进行谈判。

  据知情人透露,Astralis的高层曾经和Mads Øland就这一问题展开过对话,而Øland本人的态度十分强硬,他强调选手们完全有理由通过医生开证明的途径证明自己的症状,并要求俱乐部给与假期的安排。 

  知情人士说:“如果你对比过俱乐部选手为俱乐部做出的贡献和他们的休息时间之后,他们对于休假的要求是完全合理的,当CSPPA知情这个事情之后,对选手们进行了指导,告诉他们应该如何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但是很显然Mads Øland想做的,远远要比选手们要求的多得多。”  

  最先退出Astralis活跃阵容的是gla1ve,这位Astralis的指挥在2016年就被诊断出来肺功能衰退,为了缓解精神和身体上的压力,他向Astralis的管理层递交了病假条。作为这支队伍的掌舵人,gla1ve需要比其他队友付出更多的精力来让队伍保持正常运转,多年以来的征战已经由不得他再坚持下去。 

  轮换阵容 

  Gla1ve的要求像是给Astralis俱乐部下了最后的通牒,一种紧张的气氛在俱乐部之内蔓延开来,为了不让像Mads Øland这一类人继续插手俱乐部的事物,他们不得不想尽办法来尽快兑现之前延迟休假的战略。而此时,他们想到的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以最小的代价签下替补选手,对阵容进行轮换。 

  5月11日,扩充阵容的第一步完成,Astralis官宣签下了JUGi。这位选手在这之前因为表现不佳刚刚被North除名,在这之后就再也没有打过一场职业比赛。而Astralis签下他原因很简单:第一他曾是Heroic的选手,而Astralis和Heroic曾都属于一个集团,彼此熟知。第二,JUGI并无合同在身。  

  就在人们开始质疑因为gla1ve的缺席,Astralis的表现是否会因此打折扣的时候,Kasper Hvidt再次打出了他拿手的公关牌,他在采访中说道:“在Astralis,每名选手都对战术有着深刻的理解,我相信我们队伍中拥有在这方面拥有天赋的选手,所以我对gla1ve的休假一点都不担心。”  

  5月19日,gla1ve宣布了他休假的决定,根据他的说法,他在问诊了之后由医生出具了诊断证明,凭借这一纸证明,他将休假三个月。 

  连锁反应 

  在此后不久,另外一名Astralis选手,目前世界上收获奖金最多CSGO选手Xyp9x也宣布了类似的决定,他将从目前的Astralis阵容中退出。

  虽然官方公告上并未指明这位残局大师为何退出,但是根据知情人的说法,他仿效了gla1ve的做法,在医生处得到诊断证明之后立即交给了俱乐部,而俱乐部二话不说也给了他相类似的假期时间。 

  在Xyp9x替补人选上,Astralis也花了一番心思,但是很快他们将目光锁定在了同样是前Heroic选手的Snappi身上。 人算不如天算,正当Astralis把如意算盘打的啪啪响的时候,Heroic告知他们已经将Snappi出售给了中资俱乐部TIGER。而TIGER在签下Snappi之后由于发展理念的问题有了反悔的念头,瞌睡遇上枕头,在这个节骨眼上Astralis想要租借Snappi。正发愁的TIGER也因此做了个顺水人情,将Snappi双手奉上。 

  接下来的故事大家都已经知道了,Astralis在接下来的比赛中再也没有了往日的风采,各种比赛连续吃瘪,在最近进行的DreamHack大师赛春季赛的比赛中,他们在淘汰赛中不敌NIP,遭到淘汰。 

  连续公关  

  面对管理层的拷问和粉丝的质疑,Kasper Hvidt不得不再次顶着各自口诛笔伐进行公关,但是在这些用华丽辞藻堆砌起来的公关文中,Kasper Hvidt始终没有回答这一系列事件中最核心的问题,那就是时间管理最好的队伍为什么却最早出现了选手职业倦怠的问题?为什么一个明面上最具人情味的俱乐部却最后需要医生开出证明才放选手去休假?这些公关文也未能解释一个如此照顾选手感受的俱乐部却在2019年让选手在长时间内穿梭在各大洲之间却没有时间好好休整。或许,这些答案对于我们外人来说,永远是一个谜。 

  在整个事件的调查过程中,一位来自俱乐部内部的知情人士发来了一个灵魂拷问,他问道:如果你是这个世界上这个项目最好的选手,因此你的身体开始报警,家人抱怨缺乏陪伴,还有很多粉丝对你缺席比赛冷嘲热讽,你感觉累了,你认为这些和传统体育相比条件太过于苛刻,你提出休假的请求。但是俱乐部的回复是你需要等待,现在不是合适的时机。而在于等待的过程中你却被告知你的薪水将会被调整,这个时候你是否还选择忍气吞声? 

  在本文的原作者将这一系列颇具争议的问题再次抛给Astralis之后,Astralis在回复文中依旧显得那么官气十足,大谈团队的力量以及俱乐部所做的贡献,但这都丝毫不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