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PEL新科冠军AG,从保级到夺冠的征程

  • 时间:
  • 浏览:9

导读:本文章主要说的是专访PEL新科冠军AG,从保级到夺冠的征程的相关信息,快来看看吧。参考搜索关键词:冠军,新科,专访引语:无论是PEL(和平精英职业联赛,以下简称PEL)的主办方

本文章主要说的是专访PEL新科冠军AG,从保级到夺冠的征程的相关信息,快来看看吧。

参考搜索关键词:冠军,新科,专访

  引语:无论是PEL(和平精英职业联赛,以下简称PEL)的主办方、承办方,还是在决赛上以黑马姿态一跃成为冠军的AG,在对抗不确定性时,不约而同地,每个人都使用了穷举法。

  也许在更多人看来,穷举法远称不上精巧,甚至有些笨拙,朴素。但不管是总在察觉不到的时候游弋到正态曲线尾部的现实世界,还是仍在迭代的战术竞技类项目,抑或是难以预知的通往决赛圈的道路和路上的伏兵;正是穷举法让这些人在不确定性庞大的混沌里找到了也许是唯一的确定性,走到了最后。

  从梦想到现实

  “他们最困难的阶段已经过去了,因为要保级么,剩下来就是放手一搏。”在和平精英职业联赛第一赛季决赛第三天第四场开始前,解说如此形容AG和平精英分部(以下简称AG)。

  在教练小马眼里,抱着一点贪心,AG的确到了放手一搏的时刻。这场比赛开始前,在总积分的排行榜上,4AM刚刚以8分的优势反超AG占领榜首。

  “决赛开始前,其实我们的目标就是比去年好一点。”

  在上届的PEL中,AG最终夺得了第四,于是,队伍的目标就是冲进PELS1赛季总决赛的前三。但他也承认,没有哪支队伍不抱着夺冠的梦想。

  从定位赛11名面临保级,到最后一周发力最终位列第二。对小马和AG的四名队员而言,夺冠仍然在梦想和现实之间摆动。

  地图来到了海岛。飞机掠过后,每一支队伍都按照既定的剧本向着决赛圈前进。和以往一样,LGD这一局依然一路猛进,在第六个圈的收缩即将结束时,他们以最高的击杀分和强横的姿态进圈。和周围相比,那是地势更低的一片麦田,除了利用视野规避,没有能让队伍在激战里喘息的掩体。

  LGD的枪线拉得很开,几乎横跨圈的四分之一。在他们前面,围绕着一个电塔,只有三人的AG秉持着“尽量避战”的思路躲在那里。即便LGD冲在最前面的队员受到了火力的压制,但看到少人的AG,满编的LGD没有任何犹豫。所有队员调转车头,全速冲向那座电塔。

  烟雾围绕的电塔塔底,一辆车接着一辆车撞在一起,LGD的队员熟练地跳下去,躲在车子形成的掩体里观察周围的情况。

  几秒种后,LGD把子弹交织成的火力网扔进了烟雾之中。

  此时的AG只剩三人,面对硬闯入自己领地的LGD,久我和毛毛甚至无暇救起已经倒地的舒寒。

  没人能看清烟雾里确切发生了什么。只是当屏幕切换到进攻方LGD的视角时,梨衣、阿逸、酷阿休、战神贱,全副武装的四个人一个接着一个倒下。屏幕右侧中央的击杀信息则在还原着电光火石之间发生的一切。

  仅凭一把乌兹,AG的毛毛就上演了一串四的戏码。这个战术竞技类项目里最精彩的瞬间,也因为积分榜前二即将到来的变动具备了更多的意义。

  带着更好的装备,久我和毛毛救起了队伍的指挥舒寒。然而,直到第八个决赛圈里,AG都有点太“老实”了。在之后10个人的减员里,AG仅仅拿到了一个击杀分。

  直到ELG和LK先动起手时,AG三人才加入到混站里,并在一分钟的时间里,亲手结束了比赛。

  当AG吃下这场蛋糕的一刻,场下的教练小马笃定钟摆停在了现实的一边。

  “稳住了。”这是小马当时的判断。

  不确定性来袭

  2月5日,PELS1开赛前45天,因为现实世界疫情正一点点陷入“停摆”的境地,所以这个企业最早复工日远没有以往热闹。

  线下的冷清换来了线上的热闹。

  就像玩家们涌入《和平精英》的服务器一样,赛事、品牌、联盟、俱乐部管理等部门的工作人员拥挤在线上的会议室里。

  面对线下突如其来的不可用,线上成了PEL唯一的出路。

  提到线上赛事,总绕不开网络波动、赛事公平性等问题,而PEL20支战队同时参赛无疑进一步放大了这些不确定性。不仅如此,对PEL而言,时间不等人。作为一个刚诞生的联赛,势头停下不仅意味着主办方会面临巨大的损失,联盟身后的20支战队不停歇的备战也催促着主办方拿出最合理的解决办法。

  PEL的赛事团队在短短45天里模拟了千百种情况后,带着诸多的保障措施在线上拉开了S1的序幕。同时,启动了使用新规则的定位赛。

  得到这些消息后,AG和平精英分部的队员和教练开始陆续返程。虽然在联盟和俱乐部妥善的安排下,所有队员都安全地回到了俱乐部所在地。不过,错开的时间和14天隔离在外对正在试训新突击手的AG来说,怎么都算不上好消息。

  司马光就是被试训的青训选手之一。今年年初刚到AG的他,只用了几个月的时间,就迅速消除了刚离家时的紧张和不安,和AG和平精英分部的几个队员熟识起来。然而,纵然大家带着信心启动了磨合的过程,但受限于教练和队友不在身边,用缓慢和困难形容这个过程并不过分。

  磨合过程里的困难很难具象化。作为突击手,司马光要不断地给队伍提供信息,帮助指挥舒寒做出“打还是走”的判断和关于选点的决策;当面临不得不打的遭遇战时,突击手要冲在最前面,但又不可以和队伍脱节;甚至要配合队友出现在合理的位置,交织出更具攻势的火力网……

  对于年轻的队员们和教练而言,在《和平精英》这块充满了不确定性的赛场上,很多时候,问题没有确定的答案,或者说正确答案总是随着局势瞬息万变。在采访里,每个人都说答案来自于经验,来自于一场又一场的训练赛。但实际上,答案隐藏在每一次选点的讨论里,每一次对枪胜利的呼喊里。

  只有在一次又一次的交流里,四个人之间才有可能发生被称之为“熟悉”的化学反应。

  然而,等待了一个冬天的20支战队在实行了新规则的定位赛里没有给AG太多机会。

  在教练小马制定好的运营战术下,司马光和另一名青训选手轮流试训,AG的名次也一点点滑落,直到在保级边缘止步。

  在PEL的规则下,队伍最终的成绩由两部分决定——击杀分和排位分。前者对应着队伍的打架能力——你能击杀多少挡在面前的对手;后者则对应着队伍的运营能力——你能否尽可能存活到最后。为了适应规则,PEL的队伍们开始在两种风格之间做出选择——比如LGD,就是明显的打架队伍;而AG则选择了对立面上的运营。

  事实上,几乎没有队伍会极端地站在战术天平的一端。大多数时候,一支队伍只是更侧重某种战术风格而已。

  小马为AG制定的战术其实很简单:运营为主,打架为辅。

  在每张地图上,队伍都有固定的落点,尽可能避战,以中快速的节奏跟着战术圈移动,保证最多的人存活进最终的决赛圈。而掺杂在运营风格里的则是劝架为主,前期尽量不起冲突的对抗风格。

  在PEL的舞台上,AG把这一点演绎到了极致。

  在定位赛的最后一周里,指挥舒寒感觉队伍有点不一样了。他很难完全还原出那些游戏里点滴的细节,但如果非要总结的话,就是每个人总是出现在该出现的位置,反馈给他该有的信息。在落地后尔虞我诈的求生里,AG开始一点点降低自己的失误率。

  第一天比赛开始前,在电竞赛事颇具代表性的赛前预测环节,夹在XQF等名字中间,AG出现了。

  AG、YQL、4AM、XQF四支被看好的冠军战队一同出现在了赛前的宣传片里。颇有意味的是,彼时YQL已经被淘汰。解说也附和道:“非常遗憾吧,(YQL)也是被我们PEL第一奶曲涛老师在视频中点到。另外一支战队AG,被他钦定为本赛季的冠军,我们后续关注一下这支战队的表现。”

  然而,直到飞机起飞,大部分讨论都停留在XQF和4AM身上。

  但另一边,AG的所有队员都很兴奋。和基地相比,他们更喜欢赛场。虽然这些年轻的队员们没有太多比赛的经验,但只要坐在对战房里,不管是紧张到凝固的空气,还是毛毛一串四时几乎要震碎玻璃的叫喊声。

  那儿,才是他们的主场。

  穷举法的胜利

  教练小马总是开玩笑说,不知道为什么外界喜欢称他们为猛男队。纵观总决赛20场比赛,除了毛毛一串四的戏码外,似乎很难找到证据印证AG喜欢打架的说法。

  实际上,和线上“数量不多”的比赛相比,对AG这种印象也许来源于训练赛。

  在战术竞技类项目里,如何在不确定性找到确定性始终是教练和队员要最优先解决的难题。在不同的地图上一次次落在同一个点位,针对不同的收缩路线一次次优化进圈的路径,在大量的交手里积累判断“必须打、可以不打、劝架”的经验……看上去,既定的战术和大量的经验让包括AG在内的所有PEL战队都找到了对抗不确定性的方法,但实际上,在夯实确定性这件事上,AG还需要补全一个最重要的空白。

  为了做到这一点,在训练赛里,小马让队伍站在了自己的对立面。

  和比赛里稳扎稳打的运营不同,在训练赛里,AG呈现出了比赛里没有侵略性。更多不同的落点,更主动地交战,在基于规则衍生的战术框架里,小马想让队员对硬币的两面同样熟悉。

  这里面既有“打架打多了,才能在打与不打之间做出判断”的朴素的穷举法,也有“最大与最小对偶”的精巧思维。虽然谈不上成体系,但小马和队员们一起在PEL出现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摸索到了对抗不确定性的办法。

  但不确定依然存在。另一场比赛里,在天命圈的情况下,AG拿到了圈里最好的位置。然而,本该提前杀死比赛的AG面对AHQ的攻势,接连倒下的队员将这场胜利拱手送人。

  “20场比赛里只有两场有重大失误”,靠着总决赛里10%的失误率,AG从保级边缘一点点爬了回来,最终在PELS1总决赛的赛场上给了所有对手、所有粉丝一个惊喜。

  对观众而言,当AG捧起奖杯的那一刻,所有发生在海岛和沙漠上的不确定性汇聚在一起,造就了竞技赛场上让所有人痴迷的意外。

  但对AG而言,当他们一次又一次落在同一个地点,一次又一次遭遇类似的对手时,他们一点点抓住了确定性。

  对PEL而言,线上赛的顺利举行和穷举法的胜利,让他们得以直面现实世界里更大的未知,率先走到线下。让队伍们得以回归自己最熟悉的“主场”。

  对赛事执行团队而言,观赛插件“战术全笔记”让对抗此起彼伏的赛场从混乱变得清晰,所有的确定性都可以被“确定喜欢比赛”的观众看到。

  就像第三天第四场比赛拿下蛋糕时小马笃定AG能夺冠一样:一切的一切是一件确定的事。

  未来

  第一天第五场比赛里,从落地开始,每当战术圈缩小时,AG都小心翼翼地选择下一个落脚点并尽可能避免不必要的交战。每当镜头切换到AG所在的位置时,伴随着奚落的枪声,在屏幕左侧最中间的淘汰榜上,很长时间,AG的位置显示的都是0分,但AG一直都在那里——这意味着,AG始终没有被淘汰。

  最终,4人进入决赛圈的AG没有给对手任何机会。当比赛结束的画面一闪而过时,我们看到了对战房里略显兴奋的四个队员。

  坐在最右侧的司马光和身边的舒寒谈论着刚才的比赛,很自然地,司马光伸出了左手,张开手掌。没有什么迟疑,舒寒伸出右手稍微有点用力地和司马光握在一起。

  在那个瞬间,握在一起两人,其他19支PEL战队,后台忙碌着的赛事主办人员……所有人都像是被精确打磨过的零件一样,嵌在一起,组成了PEL这艘巨轮。

  当AG四个队员举着奖杯站在一起时,聚拢在他们身上的灯光就像是照在海面上的船光,对所有的人而言,它驱散了黑暗与未知,指向了那确定的未来。

文章数据 专访PEL新科冠军AG,从保级到夺冠的征程 来源于 胖小孩图片_中国胖小孩图片 查询自 360 仅供参考,如需修改删除请联系首页底部邮箱。